欢迎访问若琳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亚博app 官网 > 原创文章 > 文章正文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10篇

时间: 2019-09-12 08:59:45 | 来源: 若琳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5次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是一本由[美]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着作,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8,页数:9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一):颜值与内涵同步的访谈系列

  首先建议读过《老人与海》之后再来读海明威的访谈,当你细度作品之后,心中不禁勾勒出海明威的形象,会认为他严肃、谨慎和朴素,之后你再来通过访谈录重新认识这位可爱的老人。

  本册中的访谈增加了大量的细节描述,不仅仅是对海明威的外貌、生活习性和令人发笑的访谈细节,再加上海明威式幽默和自嘲,令人喜欢上这个可爱的大男孩,也许在人生的末尾,人会更加坦诚和自我一些,这些让人更加对他多了一份疼惜。

  以及最后推荐买这个系列的实体书,外观设计和用纸都非常用心,触感和视觉的享受,同时非常适合拍照分享,是上相的丛书酱~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二):你是一座活火山

  如果作家停止观察,他就完了。之前看过海明威的传记,《整个巴黎属于我》,可能记录的是他年轻时的那一段时光,而这本《海明威:最后的访谈》摘录了1954年的两篇和1958年的两篇,是他晚年时光的一个侧面,而这个侧面,不同于他的各种身份,如同某一篇开篇描述:

斗牛士、战士、战地记者、间谍、作家、巨兽猎人、渔夫、善谈者、享乐主义者——他的人生经历丰富的惊人。

  这个侧面是他的认真。他做到了,我心目中的一个职业作家的形象侧写。

每天都认真记下当天的进度。

  那令人咋舌的藏书,我大略算了一下,以我一年100本书的进度,也要至少再看30年,而我30年之后已经比海明威自杀的时候还要大了……

  这是那对于生活充满了荷尔蒙的喷薄热情之下的那个海明威,如同一座活火山,蕴藏着巨大的生命能量的人,却有坚硬的内核——他的认真,就是这不变的内核。

  我终于可以客观去评价这个我不太喜欢的作家,他的能量使我敬仰,他的职业精神毫无传奇色彩却真实异常。这也许是他在全球各地拥趸无数的原因。用正确的方式去做事看着很好看,很漂亮,做的结果是次要的。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三):关于这本书

  其实我不知道“最后的访谈”中“最后的”是什么意思,这本采访海明威的集子里包含了四篇访谈,第一篇摘自《巴黎评论》,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中国出版的系列里的第一本,这篇采访是很传统的一问一答的形式,虽然书后有标注采访者乔治·普林顿是《巴黎评论》自1953年创刊以来就担任的主编,而且在第四个访谈里海明威也提到普林顿追了他三年海明威才终于同意了接受采访,但是,我还是觉得普林顿对于海明威的作品的了解并非十分把握,所以在受访的时候,海明威轻怼了普林顿几句,类似“但你如果一直问同一个人老套无聊的问题的话,你只能得到老套无聊的回答”。我不记得这篇访谈和国内出版的《巴黎评论》的那篇访谈是不是全部都一模一样了,但我隐约记得《巴黎评论》里的海明威怼采访者怼得更厉害一点(哈哈)。

  仔细观察真的可以发现,海明威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他会自夸,说喜欢斯泰因在读了自己的《太阳照常升起》之后学会了如何写对话(他为此感到开心),但是这种自夸是有限的,是朦朦胧胧的,是隐含在句子内部的。更多时候海明威光着脚在家,随意地穿着短裤,五十几岁看起来却有七十几岁的样子。对于一个没有预约就闯入家门的记者,却也没有拒绝,没有很生气地赶走,只是很有原则地说了一句“如果我接受了你的采访,那我对之前拒绝的二十个记者就无法交代了”。

  我还挺喜欢这样的海明威。

  对了,海明威在古巴的家里真的好多书,妻子玛丽的房间有四百本书,自己的房间有九百多本书,而且全部都分门别类地排好了。金纳去海明威家里的时候都对海明威的藏书量赞叹不已。作为一个穷学生,我真情实感地羡慕了。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四):海大爷永远是你海大爷

  1939年至1960年期间,海明威在古巴定居。他将此称作是他“命运归宿的地方”。

  当时他住在哈瓦那郊外一座巨大的庄园里。为了集中精力写作,他谢绝一切访客。有些记者试着给他写信、打电话、托人带话,都不会得到任何回复。

  没办法,有些记者就直接找上门了。对于这些“不速之客”,海明威还是很有礼貌,客客气气让进来,和记者喝着咖啡聊上几句。咖啡喝完了,访谈也就结束了。书中的几篇“访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完成的。

  按海明威自己的说法,他远离美国文坛,隐居在古巴,是因为他不喜欢出名和公众关注。他对生活的要求只有写作、打猎、钓鱼,以及隐姓埋名。

  这本书中最精彩的一篇访谈,来自于《巴黎评论》。在这篇访谈中,海明威对采访者还非常宽容,几乎有问必答。也因此,我们从访谈中获知到很多海明威的写作和生活习惯。

  比如海明威更喜欢站着写作——在仅一平米大小的“工作台”上。

  海明威还会在一张大表上记录自己每天的写作进度,表上的数字能看出每天的产词量:450,575,462,1250。较大的数字是海明威当天做了额外的工作,这样他第二天便可以毫无负罪感地去墨西哥湾上钓鱼。

  很多人很关心一个问题:“海明威为什么住在古巴?”这个问题自然被问过一千遍了,海明威的回答始终如一:

  “我在古巴写作运气好。我在1938年从基韦斯特搬过来,在《丧钟为谁而鸣》出版的时候买下了这里。我黎明起身工作,然后坐着晒晒太阳,喝杯酒,读报纸。我很想念那些去小酒馆和朋友们会面的时光,但战时我丢了人生中大约有五年的工作时间,正在努力挽回。我没法一边工作一边在纽约闲晃,因为我就是学不会。我到纽约,就像以前的人长途跋涉赶着牛进道奇城。”

  当然很多问题问多了,海明威也烦,脾气一上来,分分钟教采访者做人:

  “如果你老是问些老套的问题,你也只会得到老套的回答。”

  海大爷永远是你海大爷。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五):摘一些

  假设从早上六点开始写,我可能会一直写到中午,或者提前完成。停笔的时候,会感到特别空虚,但同时又非常充实,仿佛一点都不空虚,就像刚和情人做完爱一样。从那时一直到第二天你开始继续写作之间,什么都伤害不了你,什么都不会发生,什么都没有意义。最难挨的就是一直要熬到第二天。 采访者 你认为对想要成为作家的人来说,什么是最好的智力训练? 海明威 这么说吧,他应该出去上吊自杀,因为他会发现想写得好比登天还难。然后上吊的绳子会被不留情面地砍断,他的后半生都会受自己所迫,努力写到他所能做到的最好。至少他还能从上吊的故事着手。 采访者 你认为进化成你现在的鲜明风格,经历了多少深思熟虑后的改变? 海明威 这是个需要长时间回答、很累人的问题,如果你花了几天时间把它答完,会变得特别不自然,以至于无法再写作。我可能会说外行所认为的风格,常常只是首次尝试去创作某样迄今为止没有被尝试过的东西,所带来的无法避免的笨拙感而已。几乎没有哪些新的经典作品和过去的经典作品类似。一开始人们只能注意到笨拙感,然后它们就不那么容易被察觉了。当它们再度笨拙地出现时,人们认为这种笨拙感就是风格,然后被许多人抄袭。这令人遗憾。 采访者 你曾经写道,一些小说的基本写作背景也许有其启示意义。你能否就这一点以《杀手》为例谈谈——你说这篇小说,还有《十个印第安人》和《今天是星期五》都是同天写完的——也许你还愿意再就你的第一部小说《太阳照常升起》说几句? 海明威 我想想。《太阳照常升起》是我生日那天在瓦伦西亚开始写的,7月21日。我前妻哈德莉和我一早出发去瓦伦西亚,想买到7月24日节庆时看斗牛的好座位。当时每个和我同辈的人都写了一部小说,而我连憋出一整段都有困难。所以我在生日当天开始写作,早上在床上从节庆开始写到结束,然后出发去马德里,在那儿继续写。那里没有节庆,所以我们要了一间有桌子的房间,我奢侈了一回在桌上写作。在酒店街角的阿尔瓦雷斯巷里有一间啤酒屋,我也去那儿写。最后越来越热,没法继续写了,我们就去了昂代伊。那儿有一家便宜的小旅馆,就在那片又长又宽阔的美丽沙滩边,我在那里的进度非常不错。然后我们前往巴黎,我在田园圣母院街113号锯木厂楼上的公寓里完成了初稿,那时离动笔当天过去了六周。我把初稿给小说家内森·阿施看,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海姆,你说你写了部小说是啥意思?一部小说,唔。海姆,你写的这是本游记。”我没太受内森的打击,又重写了整本书,保留了在福拉尔贝格州施伦斯镇[插图]的陶贝酒店的旅途内容(那是钓鱼之旅和潘普洛纳写得最好的部分了)。 你提及的这些故事,是我5月16日当天在马德里一口气写完的,那天圣伊西德罗斗牛节因为下雪停赛。我先写了《杀手》,之前我曾经尝试过,但失败了。午饭后我上床暖和,写下了《今天是星期五》。我那时文思泉涌,以为自己多半是要发疯了,还有其他六个左右的故事想写。所以我就穿上衣服,走到福尔诺斯,就是那家满是斗牛士的老咖啡馆,去喝了杯咖啡,然后回来写了《十个印第安人》。这故事让我十分难过,喝了点白兰地就去睡了。我忘了吃饭,有个服务生给我拿上来一些咸鳕鱼干、一小块牛排、炸土豆,还有一瓶瓦尔德佩纳斯葡萄酒。 这间小旅馆的女老板总是担心我不够吃,所以她让服务生过来。我记得我坐在床上吃着东西,喝着葡萄酒。服务生说他会再拿一瓶上来。他说女主人想知道我是不是会通宵写作。我说不会,我可能会停下休息会儿。服务生问我,为什么不努力再多写一篇。我说我本来只应该写一篇的。他说,胡说,你能写六篇。我说我明天再试试。今晚就试,他说,不然你觉得那个老女人把吃的送上来是为了什么? 我累了,我告诉他。他说,你胡说(用的词不是胡说),写了三个倒霉的小故事就累了?给我讲一个。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我说。你不让我一个人待着,我怎么写?于是我就在床上坐着,喝着葡萄酒,心想如果第一个故事像我所想的那样好的话,我该是个多么牛的作家啊。 采访者 你脑海中对于短篇小说的设想有多完整?主题、情节,或者某个角色会随着你写作发生变化吗? 海明威 有的时候你知道整个故事。有的时候你边写边编,也不知道最后写出来会是怎么样。运转起来就什么都变了。运转构成了故事的叙事运动。有的时候运转得很慢,看起来好像没在动。但变化总是有的,运转也是。 “不过在我工作的时候,”他说,“读书只是为了逃离,从而可能导致我对其他人的作品作出不正确的判断。” “你知道,”他说,“我父亲是开枪自杀的。” 一片沉默。人们常说海明威从不愿谈及他父亲的自杀。 “您认为这需要勇气吗?”我问道。 海明威抿起嘴唇,摇了摇头。“不。这是每个人的权利,但这行为中有相当的自我中心主义,以及对其他人的不管不顾。” 海明威在巴黎另一个用以挣饭钱的日常,是每天去体育馆为拳击手做陪练,薪资两美元一小时。“这个价当时非常好了,我也没怎么挂彩。我有个原则:永远不跟拳击手挑事。我努力不被打。能给他们打的家伙多着呢。” “当你是个作家的时候,”他道,“你必须得努力让文思持续,因为一旦它没了,天晓得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文章标题: 海明威:最后的访谈读后感10篇
文章地址: http://www.raoruolin.com/article-216-196201-0.html
文章标签:海明威  读后感  访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