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若琳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亚博app 官网 > 原创文章 > 文章正文

伸向十三岁幼女的魔手(五)

时间: 2019-09-11 09:33:18 | 作者:小鉴定师大宝 | 来源: 若琳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9次

  伸向十三岁幼女的魔手(一)

  伸向十三岁幼女的魔手(二)

  伸向十三岁幼女的魔手(三)

  伸向十三岁幼女的魔手(四)

  (接上文)

  有过肌肤之亲后,李萍和张南感情骤然升温,如胶似漆。

  李萍说自己很快就会和林波离婚,张南满口答应说会娶她。

  年近四旬的张南无车无房无存款,而且还顶了一个“混混”的头衔,名声极差,找媳妇是一个老大难问题,这次李萍主动投怀送抱,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在娘家呆的一个多月,对李萍来说和度蜜月无异,她满心期待着能和林波办妥离婚手续,和张南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岂料,林波根本就没有和她离婚的打算。

  一个多月后,林波做通了张丽英的工作,来接李萍回家。

  不仅如此,张丽英还主动给李萍的父母打了个电话,说既然都认为不要试管婴儿,那么自己也就不再坚持,只要林波和李萍过得幸福就行。

  李萍顿时傻眼了,她尝试过反对,说自己想要离婚,结果被父母一顿臭骂。

  为人父母的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离婚,何况两人还有孩子。

  李萍从来都没有忤逆过父母,这次也不例外,即便满心不愿,还是只能郁闷地跟着林波回家。

  虽然生活看似回归了平静,但李萍却再也无法沉静下来,她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了张南身上,对身边那个唯唯诺诺的妈宝男只有满心嫌弃,连睡觉都是分房睡的。

  林波以为妻子还在为试管婴儿一事生气,就没有太在意。

  独睡空床的李萍肆无忌惮和张南密切联系,之后又多次和张南幽会开房,林波则一直蒙在鼓里。

  数月后,李萍发现自己怀孕了,想偷偷去打掉。这几个月她一直没有和林波发生关系,一旦林波知道她怀孕,根本说不过去。

  但张南坚持要她生下来,说自己已经快四十了,很想要一个孩子,李萍一定要帮他实现这个小小的心愿。

  面对张南的请求李萍根本无法拒绝,何况这个时候她已经将张南当成了自己真正的丈夫。替丈夫生一个孩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不过现在还没有和林波离婚,一旦让双方家长知道实情孩子肯定保不住,李萍便想了一个办法:马上和林波发生关系,到时候再找一个早产的借口,便能蒙混过关了。

  可惜李萍想得太过简单,和林波发生关系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几十天空档期很难掩饰过去,而且为了不影响胎儿,她就只和林波发生了一次关系。

  几个月时间只发生一次关系,偏偏这一次就“中标”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林波高度怀疑妻子有问题,不过他性子懦弱,不敢直接质问,只会旁敲侧击。

  李萍随便解释了几句,总之意思就是孩子肯定是你林波的,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信就信,不信拉到!

  她不害怕林波和她翻脸,最好是直接离婚,她就可以如愿嫁给张南了。

  夫妻俩因此吵了好几次架,街坊邻居大都知道,只有张丽英被蒙在鼓里。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林波和李萍多次吵架,情绪受到了影响,工作上出现了较大的纰漏,被领导臭骂了一顿,职务也降了几级。

  公司和家里呆得都难受,林波干脆以身体抱恙为由请了假,住到父母家想要清净几天。

  当张丽英问起来时,林波只说工作上不顺心,没有提到怀疑李萍不忠这点,张丽英便以为没有什么大事。

  不过后来林波又多次借故回家“清净”,张丽英不乐意了。

  此时的她还沉浸在马上又要抱孙子的喜悦中,虽然这个孙子没有经过“试管婴儿”的优中选优,但好歹是一个新希望不是?儿子怎么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就离家出走,弃急需照顾的李萍于不顾呢?

  于是,张丽英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做派,要求林波必须回去好好照顾李萍,让寄托她希望的乖孙儿平安出生。

  一边是很可能背叛自己的妻子,一边是性格强势唠叨不休的母亲,再加上工作很是不顺,心理本就脆弱的林波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他去医院求诊,医生说他神经衰弱,有向抑郁症发展的倾向,一定要注意缓解精神压力,还给他开了一些安神的药。

  李萍知道林波的病情,不过她对林波已经没有了感情,其身体健康与否也就不放在心上,任其自生自灭。

  重度压抑的日子过久了,终究会出大问题。

  某一天,李萍接到噩耗,林波遭遇了车祸,当场身亡。

  听到消息的李萍有点害怕、有点内疚,更多的却是欣喜。

  害怕的是和自己同床共枕十几年的人突然去世;

  欣喜的是林波一死她就可以如愿嫁给张南;

  而内疚的是,林波的死和她有一定的关系,不过,李萍觉得自己责任很小,责任最大的是婆婆张丽英!

  事发前一天,李萍和林波有过激烈的争吵。林波在家呆不下去,收拾了几身衣服出门,他不愿意听母亲喋喋不休的唠叨,住到了一个度假村中。

  林波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钓鱼,那个度假村正好有钓鱼池,可以帮他忘记烦恼。

  结果当天晚上和第二天上午,李萍两次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问林波有没有回家。

  其中第二次通话时张丽英显得特别生气。李萍据实说林波没有回来,张丽英就痛骂了一句:“小兔崽子胆越来越肥了!”便挂断了电话。

  虽然李萍无法得知张丽英是如何知道林波离家出走的,但看这模样,张丽英显然对林波的举动很是不满,而且逼迫他必须回家。

  两个多小时后,林波死亡的噩耗传来,死因是十字路口超速闯红灯,因车速过快,撞击到一辆横向行驶的小车上,当场身亡。

  这个十字路口正是从度假村回家的必经之路,从时间来看,应该是林波被张丽英催得太急,过路口的时候过于紧张没有注意到红灯,导致悲剧发生。

  所以,李萍认为林波死亡张丽英应该负最大的责任,如果张丽英不催着林波回来,让他在度假村多住两天,情绪稳定了就绝不会发生车祸。

  关于张南“敲诈勒索”一事,李萍也做了交待。

  她承认自己确实对小茹疏于管教,和张南在一起后,她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刚出生的小儿子身上,无暇去估顾及小茹。

  李萍还说其实她提出过将小茹交给张丽英带,但张丽英拒绝了。

  一方面林波的父亲病重,张丽英必须去照顾;另一方面张丽英对成绩很差的小茹非常失望,认为她是一个“残次品”,并没有平常人家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痛爱之情。

  在这种情况下,小茹的性格不可避免地变得很是孤僻。

  一个星期前,李萍接到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小茹在上课的时候经常干呕,估计是肠胃出了问题,要她带去医院检查一下。

  李萍将小茹接了回来仔细打量一番,这才发现小茹的肚子有明显的隆起。

  肚子隆起且频繁干呕,这明显是怀孕的症状!

  在李萍的追问下,小茹终于交待说有四个男生经常欺负她,还和她发生过性关系。

  这下确定无误是怀孕,李萍急了,将张南叫回来商量对策,按照她的想法,追究责任是次要的,首要任务是保全小茹的名声,所以她建议先去打掉孩子。

  张南却断然拒绝,在他看来,那些男孩的家长同样在乎自己孩子的名声,而且强奸幼女是违法行为,他只需要以小茹怀孕一事相逼,必然能要到大笔财物。

  就这样,张南陆续找到那四个男孩的家长索要财物,其中三个很爽快给了钱,只有一户人家拖了两天,张南今天一早前往其家中催要。

  张南走后,李萍要送儿子去幼儿园,便将小茹反锁在了家中。等她回家之后,却发现小茹不见了!

  问了邻居,说不久前看见过张丽英。

  李萍大惊失色,猜到张丽英会带小茹去报警,马上打电话通知张南。

  张南顾不上找那户人家要钱,急匆匆出门想要阻止张丽英,但他没有料到张丽英会舍近求远来市局报警,错过了围追堵截的最佳机会……

  结束了对李萍的询问,我们马不停蹄去和张丽英核实情况。

  在小谢的追问下,张丽英承认车祸的当天她确实多次打电话催促林波,但不是催他回家,而是催他回公司上班。

  车祸的前一天,林波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鱼塘钓鱼的照片,配文说:“为什么连钓鱼都静不下心来?”

  张丽英看到后很是奇怪,当时并非周末,林波怎么去度假村钓鱼了?

  她给林波的公司打了个电话,前台说林波请了假。

  张丽英顿时火冒三丈,上班时间居然翘班去钓鱼,难怪工作不顺、职务被降,这纯粹是咎由自取!

  于是,她立即打电话要求林波马上回家,第二天必须去上班。

  林波口里应付了几句,便以手机没电为由挂断了电话。

  当天晚上和第二天上午张丽英打了无数通电话都无法接通,她两次给李萍打电话,结果林波一直没有回家,公司也没见人,这使得她愤怒异常。

  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林波才回了一个电话,说不小心睡过头了。

  张丽英一顿臭骂,要求林波必须立即返回,如果下午赶不回公司上班的话,就不认他这个没出席的儿子。

  林波当了三十多年的妈宝男,一听这话只得马上驱车赶回公司。

  (林波的公司和家是一个方向,都要经过那个十字路口。)

  一路上,愤怒难以平复的张丽英给林波打了数次电话,催促他下午班之前必须赶到公司,她到时候会给前台打电话核实。

  就在林波发生车祸的十几分钟前,她才和林波打完一通电话,之后,便听到了林波死亡的噩耗。

  询问至此,车祸的原因已经很明朗了:林波本就精神很不稳定,在接到张丽英的数个夺命连环CALL后,急着赶回公司上下午班,结果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没有注意红灯,撞上了横向行驶的小车,命丧当场。

  车祸发生后,张丽英曾深刻反省过,认为自己要对儿子的死负责,她对李萍也颇有歉意,觉得是自己导致李萍年纪轻轻便守寡,所以没有去争夺遗产,将儿子名下的财产全部留给了李萍,条件就是李萍生下儿子的遗腹子。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儿子葬礼刚刚结束不久,李萍便挺着大肚子嫁给了张南。

  李萍改嫁张南已经足够让张丽英愤怒了,调查之后更是发现李萍肚里的孩子很有可能是张南的,这下张丽英将所有的愤怒全部转移到张南头上,将儿子的死也视作是张南的阴谋,发誓要为儿子讨回公道!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询问至此,两家人之间的恩怨情仇终于完整地浮出了水面,不过,本案最关键的问题依旧没有答案。

  小茹肚里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未完待续)

  这个故事不长,很快就要结局了。

  朋友们早点休息,晚安,下章见!

文章标题: 伸向十三岁幼女的魔手(五)
文章地址: http://www.raoruolin.com/article-216-196150-0.html
文章标签:魔手  幼女  伸向
Top